丹老群岛:漂流在缅甸最南端

南博网    责编: weihongyua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2-24

摘要:晚饭吃的是龙虾,睡的地方就在甲板上,头顶愈发灿烂的星光,听着斯托希尔念叨古老的民间传说,耳畔不时传来犀鸟的鸣声,我想象着:岛上的丛林里潜伏着怎样的秘密?

不知名的小岛郁郁葱葱

    在缅甸最南端的土地上,莫肯族土著与世无争地生活了上百年,因此得名“海上吉普赛人”。他们宣称,绵延400公里的丹老群岛(Merguiislands)是被一场神话般的洪水与大陆隔开的。从游艇上望去,这个传说是否牵强附会已无所谓,整个安达曼海似乎由我独占。

    海水透明、湛蓝,靠近沙洲的浅滩则稍带淡绿色,像无邪的孩子用毡尖笔画出来的一般。周围,几十个岛屿从水中探出尖顶,宛如失落的世界重现人间。所有露出水面的地方都郁郁葱葱,桃花心木、柚木、无花果树……是那样生机勃勃,仿佛要把整个岛屿挤满。同来的游客们在一个无名岛附近抛锚下船,三五成群地在奶油色的浅滩上散步或尝试潜水。波澜不惊的海平面下,潮汐冲击着水下山脊,形成一个个形似口袋的洞窟,里面生满斑斓的贝类。

岛上的海湾比游泳池更平静

    我搭乘的双桅船“科罗娜二号”有60英尺(约18.3米)长,69岁的船长弗雷德·斯托希尔是挪威人,过去17年间百余次造访本地,他的经验成了船上最宝贵的财富。如果用谷歌搜索“丹老群岛”,常人几乎得不到全面的信息,只能在零星报道中捕风捉影——比较著名的是1998年的一场悲剧,当时,缅甸军队在岛上大开杀戒,造成59名平民遇害。

每次到来都有新惊喜

以小船为家的莫肯族号称“海上吉普赛人”

    通常而言,高当港(Kawthaung)是丹老群岛之行的起点,我们离港3天,遇到的船只寥寥无几,其中大多数是莫肯人的卡邦船,这种轻便小艇又称“母亲船”,长约10米,老一辈的“海上吉普赛人”至少有半辈子生活在它上面。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,独木舟和简陋的渔船也慢慢多了起来。时间所限,我们重点探索群岛中南部,那里最大的居民点要数博超岛(BoChoisland)上的马基奥恩加莱(MaKyoneGalet),人口约600名,1/4是莫肯族。

    星罗棋布的岛屿和暗滩是对海员的严苛考验,斯托希尔不用设备,凭敏锐的视力导航。即便如此,他承认,自己从未注意到我们中途休憩的那片海滩——骨白色的沙子无比柔软细腻,显然从未有人涉足。那个小岛方圆约1英里,海图上却不见标注,难怪斯托希尔大发感慨:“每次到丹老群岛来,你都会觉得自己正在探索的是一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新世界。”

    直到1996年,这些岛屿都是严禁游客进入的。按照旅行社的说法,从那年开始,约有40艘船被允许在这一区域载客;斯托希尔则坚称,真正经常过来的船只不过4艘。联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,种种稀奇古怪的限制实在不难理解。“民主之前的”缅甸政府把丹老定为“偏僻地区”,过去,要取得前往这里的许可,需要等待数个星期;幸好,事情正变得越来越容易,如今,从仰光只需乘90分钟飞机就能抵达高当港,且可以就地办理通行证。

    官方立场有所松动,外国人的活动范围依然受限。出发前,曾有朋友警告我:缅甸政府的巡警会陪伴着每一艘船,遇上心情不好,后者还会亮出“家伙”。不过,现实情况并没那么可怕,旅游部门的“地陪”人员不再由军警兼职,而是由文职官员担任,后者大多通晓英语,对这一地区有相当深厚的认知,且足以胜任船上的厨师和潜水教练。更有意思的是,地陪们还要帮导游一起翻译莫肯人的土话,以便让我们了解这些少数民族饱尝艰辛的往昔。

练习跳水的莫肯族少年

古老传统无法被磨灭

    莫肯人每年有8个月在海上打渔和生活,船对他们来说格外重要。但是,政府于1997年颁布了林木禁伐令,莫肯人抱怨道,他们连造船的材料都没了。雪上加霜的是,自然资源的有限和激烈的竞争,意味着他们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依赖传统的土特产贸易,如海参和珍珠贝——莫肯人能够不借助任何设备下潜到25米深处,进行海洋生物采集。

    几个世纪以来,这个日渐衰落的民族遭受中国商人、马来海盗、日本占领者和英国殖民主义者的剥削,如今,他们不得不转向固定的生活方式,但这种转变绝不简单。缅甸政府为莫肯人建了村庄,可他们不习惯住在陆地上,居民点里垃圾遍地,许多房屋被闲置。按照莫肯人自己的说法,他们的传统文化正被以一种“温和而无法反抗”的方式不断侵蚀。

    无论如何,“海上吉普赛人”的生活中仍有一些古老的东西无法被磨灭,就像他们的游泳方式。无意间,我发现一群莫肯孩子紧跟在“科罗娜二号”后方嬉戏,他们划水的方式与其说像人,倒不如说是鱼。更惊人的是,他们用标枪捕鱼的效率非常高,几乎出手必中;原来,莫肯人打小就在水下练就了非凡的视力,懂得调节瞳孔令藏在暗处的猎物无所遁形。

    其实,莫肯人多舛的命运只是丹老群岛的一面,更残酷的现实隐藏在水下。在我们参观的这些岛屿间,由于人们用炸药过度捕捞,许多漂亮的珊瑚礁已经变得千疮百孔。

    安达曼海的环境确实发生了退化。即便如此,有许多人相信,丹老的故事远未结束,它今后的路依然宽广。斯托希尔说,一些不错的潜水地点保留了下来,当地人则盛传有许多蝠鲼来此聚集,代表着某种吉兆。毕竟,这里的海洋与沙滩足够广阔,能包容人类的野心。

    陌生人带来希望和忧虑

    踏上另一片约5公里长的海滩,脚下的沉积物,相当一部分是每年5到10月的西南季风所吹来。我把手指插入沙地,似乎有别样的触感。它显然没有得到充分开发——就我所知,像马尔代夫这样的旅游胜地,一片950米长的海滩上排满了64座豪华别墅。丹老群岛的条件只会更好,平静的海面适合水上飞机起降,岛上也不缺淡水瀑布和小溪。

    这样的潜力自然不会被投资者放过。缅甸最知名的商业大亨泰扎,曾被美国政府批评与军人政权有密切联系,此公前不久买下了整整一个岛用于开发。去年11月,德国商人杰拉德·施雷伯也在当地投放了一艘豪华的6舱帆船。事实上,丹老群岛上已经有了149英尺(45米)的“约兰西公主”号(PrincessIolanthe)可供不定期租赁,只是每周租费高达15万欧元。另据曝料,俄罗斯寡头罗曼·阿布拉莫维奇的超级游艇“碧海蓝天”(Legrandbleu)号,今年3月也被发现曾在附近海域出没,那座水上别墅足有370英尺(112米)长。

    斯托希尔告诉我,最近,他在帕鲁巴达(PaluBada)岛遇到了一件不顺心的事儿:两艘俄罗斯人的喷气滑水橇到处兜兜转转,他只好驾船离开。“科罗娜二号”的下一班乘客是来自北欧的老板,显然,他们没兴趣与莫肯人打交道,而是来寻找适合大兴土木的岛屿。

    富人自有富人的娱乐方式,我则满足于朴素的海上漂流之旅。晚饭吃的是龙虾,睡的地方就在甲板上,头顶愈发灿烂的星光,听着斯托希尔念叨古老的民间传说,耳畔不时传来犀鸟的鸣声,我想象着:岛上的丛林里潜伏着怎样的秘密?终有一日,适合度蜜月的套房会取代盘根错节的榕树与洁白的沙滩,那又该是怎样的一番景象?也许,拥抱外部世界会让土著们获得物质上的满足,但我同样有点担心,自己这样的陌生人多了,丹老群岛的传统还能否得到存续?

 
信息来源:中华网
友荐云推荐
① 凡本网注明"来源:南博网"或带有南博网水印LOGO的文/图等作品均为南博网原创,其版权属于南博网,任何媒体、单位或个人转载需注明来源"南博网"。
② 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南博网)"的文/图等作品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了您的权益,请与南博网联系,并提供相应证明材料。我们会在24小时内处理。
商机信息推荐